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律师简介 业务范围 新法速递 成功案例 收费标准 维权百问 联系我们
刑事辩护
经济纠纷
民事侵权
婚姻继承
劳动争议
行政诉讼
维权指南
律师活动
(0755) 28876640
(0755) 2778 2673
13554854855
602316015
602316015@qq.com
深圳市宝安区新安街道三区中粮集团大厦26楼
1、法律顾问
2、刑事案件
3、经济纠纷(诉讼与仲裁)
4、房地产纠纷
5、股权合伙纠纷
6、产品货款及质量纠纷
7、民事婚姻纠纷
8、交通事故
9、人身损害侵权赔偿
10、劳动争议
11、行政复议与行政诉讼
12、非诉案件
 
 
加工合同涉密责任案律师代理意见
代理词
 
宝安区人民法院:
张先生与深圳市金太阳服装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太阳)加工合同纠纷一案【案号:(2012)深宝法民二初字第XXXX号】,广东淳锋律师事务所接受张先生的委托,指派陈贵琼律师担任其代理人。现本人根据事实和法律发表如下代理意见:
一、张先生有确实充分的证据证明金太阳公司加工的产品不合格,且金太阳公司至今未交付200件龙凤袍,金太阳公司应当赔偿张先生的损失80000元。
(一)、双方签订的《成衣加工合同》中约定加工合同中要求龙裙:S小码90件,M中码80件,XL加大码50件;要求凤裙S小码80件,M中码60件, XL加大码28件。金太阳公司提交的《送货单》、《出库单》及《收据》证明金太阳公司加工交付的产品中龙裙中M中码168件,凤裙S小码98件,M中码70件,这几种型号的产品超过合同规定的数量,而没有XL加大码,原因就是被告裁剪过程中将衣服尺寸裁小了,只有做降码处理;而且金太阳公司交货时,张先生初步检验就发现其中很大部分不合格,当场退货龙裙51件,凤裙1件。以上两点说明金太阳公司加工的产品存在严重的质量问题。张先生收货后进一步仔细验货,发现其他产品也存在质量问题,于2012年2月5日再次退货100件,金太阳公司法定代表人签署了《退料单》)。
(二)、金太阳公司称未交货物是张先生“因客户要求主动修改尺寸及因销售困难而不予提货”,该主张是没有事实依据。
张先生与金太阳公司法定代表刘洋为履行合同,利用手机发相互发短信,刘洋删除对自己不利的短信后在深圳市公证处公证员胡晓X面前作了公证(2012深证字第13XXX号公证书),企图证明张先生主动修改尺寸。张先生为证明刘洋的谎言,向深圳市公证处公证员胡晓X提交了双方当事人往来的全部短信并作了公证(2012深证字第89XXX号公证书),后一份公证书全面反映了合同履行的经过。现结合其他证据予以说明如下:
(1)依据双方签订的《成衣加工合同》第四条的规定,金太阳公司应于2012年1月12日交成品100件龙袍,1月13日交成品180件龙袍,春节前(即阳历2012年1月23日)前全部交完。因金太阳公司未按时做好成品,张先生于2012年1月11日14点24分发手机短信给刘X(电话18XXXXXXXXXXX)称“现在客人又增加了两件,总共3件,6~7点我过来你厂里拿,请帮忙处理”。张先生收到3件衣服后,第二天即2012年1月12日23点57分向刘洋反映“龙袍的尺寸已跑了,今天这三件偏小,请严格按照我们上次签的样生产!谢谢”。当时金太阳公司还未批量交货,张先生就反映了货物的质量问题。
(2)金太阳公司分别于2012年1月16日首次批量交货(见金太阳提交的证据《送货单》)后,张先生于2012年1月17日9点41分发短信给刘洋修改标识“将原成分标的PERCENT(中文译文‘百分比’)改成POLYESTER(中文译文‘涤纶’)就行了!后面的全部要换!谢谢”这是一个常识性错误!但是金太阳公司于2012年1月17日、19日再次批量交货(见金太阳提交的证据《出库单》、《收据》)的产品中标识仍然没有改正,张先生又于2012年2月2日再次发短信给刘洋“洗水标应是100%POLYESTER”。
(3)因金太阳公司在返工过程中多次向原告反映有的衣服尺寸已经是很小,无法修改,张先生才分别于2012年2月2日、2月19日两次发短信给刘洋,同意实在无法修改的产品中小码袖口标准可以从28厘米改为27厘米,袖肥从35厘米改为33厘米,即这两个标准都是可以接受,并多次(2012年2月20日、3月18日、4月25日)发短信催促金太阳公司交货。2012年3月27日晚上张先生与刘洋的电话录音中,张先生提到金太阳公司将衣服裁翦太小,以致于降码,并且袖子一大一小,手伸不出袖子等问题,刘洋确认该事实的存在。
(三)、2012年4月26日,张先生与金太阳公司法定代表人刘X共同检验货物,共同签署了龙凤袍两份检验报告,综合判定产品不合格,表现在:(1)尺寸仍然无法达到双方约定的标准,如龙袍S小码的袖肥尺寸最大为37CM(厘米),最小为32.5CM(厘米),远远超出了双方约定的33~35CM(厘米)标准;龙袍S小码的袖口尺寸最大为29 CM(厘米),最小为26CM(厘米),远远超出了双方约定的28~27CM(厘米)标准,而且其他腰围、臀围尺寸也不合格;(2)颜色偏淡,留有线头,拉链装得不平整,面料滑丝、钩丝、污脏等。双方当事人对从事的本行业都具有专业的知识,以双方认可的样版作为检验标准,抽样检查的衣服都是经过双方精确测量及检查而作出的检验报告数据,因此这两份检验报告是权威的,专业的,是合法有效的。只有双方当事人对参照标准或检测数据存在争议的情况下才需要第三方检验机构参与,而本案的双方当事人对参照标准及检测数据都是认可的,根本没有必要第三方介入,金太阳公司以检验报告不是第三方检验机构所为否认检验报告的合法性是没有法律依据的。
(四)开庭时,张先生将双方确定的标准样品及不良品当场展示,不良品与样品的商标相同(都是PURPLE STRA,中文译名“紫光星”,加工合同中八条第12款明确规定,原告无偿使用被告的注册商标“紫光星”),一件不良品连袖口都被缝死了,无法伸出手,其他不良品也存在尺寸不符合双方约定的标准和其他质量问题。
(五)张先生在多次口头、短信及书面发函催货的情况下,于2012年4月28日再次发函要求金太阳公司最迟于2012年5月5日前完成返工,返工完毕后以书面方式通知张先生验收,但至今未收到金太阳公司的交货通知,也未收到货物,因此张先生有权要求金太阳公司赔偿。
(六)、关于209件龙凤袍赔偿损失的计算方式,代理人作以下说明:(1)实际损失包括以下几项:①张先生已支付衣服面料的损失;35元/码(成衣加工合同第八条第9款约定)×2.5码/件×209件=18287.5元;②张先生已支付给深圳市美货盈公司的绣花成本:75元/件×209=15675元③张先生应支付给金太阳的加工费:龙袍128件×65元/件=8320元,凤袍81件×60元/件=4860元/件。且此209件龙凤袍中张先生已支付了7305元(见《对账单》)④张先生已支付给客户鸿灏公司的违约金25600元,其他违约金正在协调之中。
(2)依据双方签订的《成衣加工合同》第八条第4款的规定,金太阳公司未按照标准交货的,计算损失的依据为加工单价的200%及面料损失和其他损失,即(8320+4860+15675)×2+18287.5+25600元=101597.50元。
(3)张先生提交的《公证书》,证明金虹公司的业务代表李X在网上销售涉案衣服的零售价为每件420元,以此为标准209件衣服的预期损失为:420元/件×209件=87780元。
(4)无论是按照合同约定的标准计算损失还是按照预期价格计算损失,都明显高于张先生主张的80000元,因此张先生要求金太阳公司赔偿未交付200件龙凤袍的损失80000元是有法律依据的。
二、金太阳公司因自身的原因导致加工的产品不合格,至今尚有龙袍128件,凤袍81件未予交货,而且也根本无法交货。张先生没有理由支付金太阳公司修改衣服的人工费及剩余加工费,相反对于已经支付的加工费(其中龙袍81件,凤袍34件)张先生有权予以追回。
三、张先生有确实充分的证据证明金太阳公司擅自销售了与本加工合同标的相同的产品,张先生有权要求金太阳公司赔偿损失人民币20万元。
(一)张先生提交了两份《外观设计专利证书》以证明自己享有本案所涉产品的外观专利权。金太阳提交的袁升昂证人证言及图片漏洞百出,截止目前为止没有袁X昂所称的“深圳市欧X思时装有限公司”的工商信息记录,该公司并不存在,袁X昂连自己公司的办公地址都无法准确说出,没有提交证据证明产品最初设计是源自于他的公司,更没有对张先生的专利提出异议,在没有其他法律文书以前张先生享有本案所涉产品的外观专利权是不容置疑的。
(二)李X与金太阳公司之间存在劳动关系,一切与本案相关的行为都是职务行为,这些行为包括与张先生签订打样协议及成品加工合同,履行双方的合同,销售与本案所涉产品相同的产品给他人。
(1)、深圳市社会保险基金管理局于2012年6月21日打印出的《社会保险参保证明》证明自2011年7月份至2012年5月份李X的社会保险一直是由金太阳公司办理,从未间断。众所周知,只有用人单位才有义务为员工办理社会保险,证人李X在开庭时一会儿称自己曾经在金太阳公司上班,一会儿又称从未在金太阳公司上班,证言完全不可信。金太阳提交的李X与深圳市深鑫X投资顾问有限公司的劳动合同随时可以伪造,李X的银行账户明细表上2011年12月份至2012年3月份的进账记录中显示的是“客户转账”,不是工资,而且也没有显示深鑫X公司的账号,完全不能证明李X与深鑫公司之间存在劳动关系。如果李X真有其他任职单位的话,完全没有必要也不可能让金太阳公司继续为他办理社会保险并交纳社会保险费用。
(2)张先生与金太阳公司从打样协议及成品加工合同的签订,到合同的履行,以及合同争议的解决过程中都有李X的参与,李X的行为代表了金太阳公司。
证人李X开庭作证时承认《打样协议》是他与张先生在金太阳公司办公室签订的,而且打样协议中明确注明乙方是“金太阳服装有限公司,业务代表李X”。打样确认后,再交由张先生与刘洋签订了《成衣加工合同》。李X也承认在履行本合同过程中张先生也多次与自己联系,包括2012年3月27日张先生在发现金太阳公司将产品卖给其他人与金太阳公司谈判协商时,代表金太阳公司发言的同时有刘洋与李X〖见证据谈话记录(一)〗。刘洋做手机短信公证时李X在场并拍照,甚至威胁证人雷X贵时刘洋与李X都参与其中。
(3)两份网页公证书、金太阳公司与雷X贵签订的《采购合同》以及收据、照片、雷兴贵的证人证言、张先生与刘洋、李X的谈话记录、电话通话记录等证据足以证明金太阳是蓄意生产、销售与本案所涉衣服相同的产品,金太阳应当承担违约责任并赔偿张先生的损失。
两份公证书中显示李X的阿里巴巴网店的公司为金太阳公司,联系地址为金太阳公司的注册地址,涉案产品可销售数量为483件, 2012年2月28日李X擅自销售涉案产品15件,2012年2月29日李X销售2件涉案产品给雷X贵。此后雷X贵再与金太阳公司签订了《采购合同》,金太阳公司收到定金后准备于2012年3月27日交货给雷兴贵,被张先生碰到予以制止。金太阳公司认为雷X贵是伙同张先生设下陷阱,但是无论雷兴贵与张先生是否认识,都证明了被告擅自销售原告产品的事实,而且在销售给雷兴贵以前就已经将产品卖给了其他人。刘洋还称已在深圳东门订布料,准备交完了张先生的货后大量生产,其违约主观性特别恶劣,如果再不制止金太阳的违约行为,将会给张先生带来更大的损失。
终上所述,金太阳公司加工的产品不合格,致使合同的根本目的不能实现,依法应当赔偿张先生的损失;另外金太阳违反合同规定擅自销售与涉案产品相同的产品给其他人,应当承担违约金。在此请求法院依法支持张先生的全部诉讼请求,驳回金太阳公司的反诉请求。
 
                        
                                                                                          广东淳锋律师事务所
                                                                                             律师:陈贵琼
                                                                                            2012年8月14日
 
[更新: 2012-8-23 16:08:56]  [浏览: 3502]  [顶部]  [返回]
® Copyright 2010-2013 律师维权网 版权所有  地址:深圳市宝安区新安街道三区中粮集团大厦26楼
电话:(0755) 28876640  传真:(0755) 2778 2673  邮箱:602316015@qq.com
技术支持:1STUDIO  访问计数: